撤销不予受理强制清算申请的裁定-民事裁定书

撤销不予受理强制清算申请的裁定-民事裁定书

公开时间:2022-06-17 公 开 人: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
浏览次数:540次

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2)鲁11清终1

       

上诉人(原审申请人):王均春,男,198646日出生,汉族,居民,住日照市东港区安泰星河港湾4号楼2单元1701室,公民身份号码371122198604061811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伟,山东律雨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玉亮,山东天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申请人):日照欣和卓宝防水保温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日照市东港区安泰星河港湾4#1单元3202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1102693135361L

法定代表人:丁千程,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挺,山东名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均春因与被上诉人日照欣和卓宝防水保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和卓宝公司)强制清算纠纷一案,不服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21)1102清申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224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均春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准予受理强制清算申请,并依法指定清算组,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欣和卓宝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依法成立清算组,符合申请强制清算的受理条件。根据一审第二次听证笔录第六到八页的内容,欣和卓宝公司虽然在第二次听证过程中提交了其于202215日作出的成立以丁千程、王均春为成员的清算组文件,但该公司决议的形成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的规定和公司章程的约定,不具有合法性,不应当据此认定欣和卓宝公司已自行成立清算组。欣和卓宝公司章程第八条明确载明,公司股东会享有 “对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的权利,议事规则为股东会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定期会议每半年召开一次,临时会议由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股东、监事提议召开,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对于解散、清算的决议必须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股东通过,股东会的召开必须提前15天通知各股东。这与《公司法》第四十三条规定的“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解散......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一致。但根据一审第二次听证笔录第六到八页的内容,欣和卓宝公司决议并未通知持股49%的股东参加,亦未经公司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股东表决通过,故该决议不发生《公司法》上的法律效力。一审在明确调查了该决议作出时王均春不在场亦未表决,且明确表示不同意该决议的情况下认定欣和卓宝公司已自行成立清算组错误。

二、一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七条的规定,应当依法受理,并指定清算组。

1.欣和卓宝公司解散事由已经发生,成立清算组迫在眉睫。

根据一审法院作出的(2020)1102民初1113号民事判决和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21)11民终2304号民事裁定书,欣和卓宝公司陷入管理僵局已成既定事实,公司解散判决亦已发生法律效力,欣和卓宝公司解散事由确已发生,其应在15日内成立清算组。

2.欣和卓宝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符合强制清算的必要条件。

 (2021)11民终2304号民事裁定书已于2021115日发生法律效力,欣和卓宝公司应当在20211120日前自行清算,该15天为除斥期间,不可中断和顺延,逾期未清算的股东有权按照《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七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欣和卓宝公司未在规定的时间内成立清算组的事实双方均认可且无争议,故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一审法院不予受理系适用法律错误。

3.自行成立清算组进行清算不利于清算程序的推进,可能严重损害其他债权人或者股东利益。

欣和卓宝公司仅有两名股东,现其二人已严重丧失信任基础,其双方均在日照市公安局东港区分局相互举报对方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犯罪,虽经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最终作出撤案决定,但这足以充分体现了双方之间已完全丧失信任基础,如仅由其二人自行成立清算组,恐双方对对方均无信任可能,清算程序很难进行,且一审法院已查明丁千程因巨额行贿、利益输送、司法保护伞等违法事实被纪监委留置,股东间根本无法自行清算,如不能及时指定清算组进行强制清算,将严重损害其他债权人或者股东利益。

三、一审法院审理程序违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七条“关于对强制清算申请的受理”中第12项“人民法院应当在听证会召开之日或者自异议期满之日起十日内,依法作出是否受理强制清算申请的裁定。”本案于2022117日召开第一次听证会,2022218日召开第二次听证会,但法律文书作出时间却为202234日,已严重超出审限,剥夺王均春的诉权。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无论是在事实认定还是在适用法律以及审理程序上均有明显的错误,一审裁定应依法被纠正,望二审法院认真查明案情予以支持。

欣和卓宝公司辩称:一、王均春认为一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只是其单方观点,实际上202215日欣和卓宝公司作出的公司文件依据的是《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之规定,而不是依据公司章程第八条,并且王均春提出的《公司法》第四十三条“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股东通过的决议”也只是针对的《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中的股东会决议解散事宜,与本案司法判决解散情形并不一致。二、关于法律适用错误问题,欣和卓宝公司的清算并没有迫在眉睫,因欣和卓宝公司法定代表人现在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账目无法进行清算,所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案完全适用中止审理的情形,属于其他中止审理的情形之一。除公司两股东之外,他人无权也无法对公司账目等作出处理,故中止审理对公司清算并没有实质影响。法律规定是在判决裁定发生效力后特定时限内成立清算组,但不是清算完毕 。涉案公司文件之所以迟延作出是因为欣和卓宝公司于20211219日收到王均春发出的催告函,再加上节假日延期,欣和卓宝公司于202215日作出成立清算组决议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的规定,也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三、丁千程被留置的原因仅为串通投标。四、对于程序违法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本案并不属于严重程序违法情形。因一审时出现欣和卓宝公司提出调取证据申请、双方当事人多次举证等情况,导致法庭组织多次听证,并未剥夺王均春的诉权。五、根据《公司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即使由法院指定成立清算组,也是由公司股东作为清算组成员,丁千程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且多年来一直参与公司管理,其理所应当成为清算组成员。现因丁千程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依据法律规定以及公司运营的商业规则,应当待丁千程刑事案件处理完毕后再进行相关的清算业务。王均春想试图绕开丁前程进行清算,在客观上无法实现。另外,欣和卓宝公司已就(2021)11民终2304号公司解散一案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至今没有处理结果。综上,王均春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其上诉。

王均春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申请指定并成立清算组,对欣和卓宝公司进行强制清算。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欣和卓宝公司成立于200987日,该公司股东原为费洪鑫、范玉刚,后变更为孔星。2016511日,公司股东变更登记为王均春(认缴出资额490万元,认缴出资比例为49%)及丁千程(认缴出资额510万元,认缴出资比例为51%),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1 000万元。王均春任公司监事,丁千程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王均春以欣和卓宝公司为被告,以丁千程为第三人,向一审法院提起解散公司的诉讼。一审法院于2020116日受理,于2021429日作出(2020)鲁1102民初1113号民事判决,认为欣和卓宝公司陷入管理僵局,判决解散欣和卓宝公司。丁千程提起上诉。20211027日本院作出(2021)鲁11民终2304号民事裁定,认为该案系王均春提出的解散公司之诉,丁千程对该诉争事项无独立的诉讼请求,仅为与该诉争事项有利害关系的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丁千程无权提起上诉,遂裁定驳回丁千程的上诉。

一审另查明:欣和卓宝公司不服(2021)鲁11民终2304号民事裁定,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22216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受理通知书,对该案立案审查,案号为(2022)鲁民申1786号。2022219日五莲县监察委员会对丁千程实施留置。欣和卓宝公司以法定代表人丁千程被留置为由,向一审法院申请中止审理本案。

一审诉讼中,欣和卓宝公司申请调取以下证据:侦查机关对深圳市卓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林旭涛所做的笔录;对深圳市瑞青科技有限公司蔡冬云、仝飞达所做的笔录;对深圳市卓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王雷所做的笔录。一审法院对该证据调取的必要性进行了审查。欣和卓宝公司主张上述证据材料涉及到欣和卓宝公司与王均春、丁千程之间的相关账目,并与本案清算听证有直接关联,应予以调取。王均春主张上述笔录与本案无关,且可能涉嫌泄露国家秘密,认为不应调取。

一审法院认为,欣和卓宝公司不服(2021)鲁11民终2304号民事裁定,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经对(2021)鲁11民终2304号立案审查,且尚未审结。清算程序具有不可回转性,且欣和卓宝公司已经自行成立清算组,应尊重公司自主权,由其自行进行清算,只有在清算组故意拖延清算时,人民法院才受理。因此王均春对欣和卓宝公司进行强制清算、指定并成立清算组的申请,不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调查收集的证据,与待证事实无关联、对证据待证事实无意义或者其他无调查收集必要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关于欣和卓宝公司申请调取的证据,与本案是否应对该公司强制清算以及应否指定并成立清算组,不具有必要性,因此欣和卓宝公司调取上述证据的申请,一审法院不予准许。因欣和卓宝公司已经委托律师参与诉讼,法定代表人丁千程被留置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的中止审理的情形,因此欣和卓宝公司申请中止审理本案,亦不予准许。

综上,案经一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五条之规定,一审裁定:不予受理申请人王均春指定并成立清算组、对被申请人日照欣和卓宝防水保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强制清算的申请。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欣和卓宝公司提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一份,证实2022326日丁千程因涉嫌串通投标罪,被监视居住,王均春诉称的丁千程还涉嫌其他违法事实明显不属实,欣和卓宝公司暂时不具备清算的客观条件。王均春质证称,对于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该证据恰能证明丁千程现已被五莲县公安局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已完全丧失人身自由,无法参与自行清算的相关事宜。公司清算不应因其个人人身自由被限制而拖延致使其他债权人和公司股东权益受到损害,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强制清算具有必要性。至于丁千程个人权益的保护,可由丁千程委托代理人参与清算事宜。本院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证据关联性将在本院认为部分进行论述。

本院查明,20211217日,王均春向丁千程发出内容为:“……1、如果你同意由我和你作为全体股东成立清算组,请于收到二审生效判决第15日前,提供公司从201651日至20211030日为止的全部日照欣和卓宝防水保温科技有限公司会计账簿、记账凭证……我们立即进行清算”的催告函,20211219日丁千程一方签收。202215日,欣和卓宝公司作出日照欣和卓宝防水保温科技有限公司文件,载明:“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成立由丁千程和王均春为成员的清算组,由丁千程任组长。”

另查明,(2021)鲁11民终2304号民事裁定书于2021115日送达各方当事人。

还查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22415日作出(2022)鲁民申1786号民事裁定,驳回了欣和卓宝公司要求撤销公司解散裁定的再审申请。

本院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实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欣和卓宝公司是否已具备强制清算条件。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条、一百八十二条、一百八十三条、《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七条之规定,公司因法院生效判决解散的,应当在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逾期不成立清算组或者虽然成立清算组但故意拖延清算的,公司股东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组进行清算。首先,(2020)鲁1102民初1113号民事判决书于2021115日生效,欣和卓宝公司自该日被解散,其并未在同年1120日之前成立清算组,王均春于20211231日前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其次,欣和卓宝公司虽然在本案一审诉讼过程中提交公司自行清算文件,但已经超过法定期间,且自202215日欣和卓宝公司成立清算组至本案庭审结束,历时四个月,其并未提交证据证实其已按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条、一百八十五条规定开始行使清算组职权,即清算组存在拖延清算情形。最后,从王均春不认可欣和卓宝公司作出的清算文件、两股东已就公司事宜多次进入司法程序等情形来看,公司股东之间相互不配合,且已丧失信任基础,公司自行清算出现僵局,客观上已无法开展。故,作为公司股东之一的王均春在此情形下申请强制清算符合法律规定,亦存在必要性,欣和卓宝公司的辩解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以清算程序具有不可回转性,且欣和卓宝公司已自行成立清算组为由不予受理王均春的强制清算申请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另外,王均春还上诉主张一审裁定作出时间超出法定期限,程序违法,但该程序瑕疵不足以影响裁判结果,亦未侵害当事人实体权益,对王均春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王均春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条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2021)1102清申1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日照市东港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田玉斌

       滕聿江

       田仕杰

 

 

 

 

二年六月十七日

 

        武德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