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冀10破监1号-裁定书

(2021)冀10破监1号-裁定书

公开时间:2021-11-16 公 开 人: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浏览次数:4120次

 

 

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21)冀10破监1   

 

复议申请人:北京华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东方经贸城东一办公楼507-12A室。

法定代表人:高明,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马青松,男。

复议申请人:上海长江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沈梅路991-91901室。

法定代表人:马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程钟、缪大伟,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秦皇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森林逸城支行,住所地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河北大街西段439号。

负责人:蒋辉,该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刘志军,河北海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秦皇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大街支行,住所地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建设大街1792-3-4号。

负责人:路丹,该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刘志军,河北海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秦皇岛市卢龙博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秦皇岛市卢龙县卢龙镇东环路。

法定代表人:王立武,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永杰,河北凯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孔祥彬,男。

复议申请人:董慧莲,女。

委托代理人:王赛赛、楼军有,北京大成(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刘丹萍,女。

委托代理人:郭艳红,北京京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金鹏,北京京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商文祥,男。

复议申请人:王管玲、薛蓓、高晨、何鸿靖、耿秋麟、高红、曹颖、焦丽、郑海英、梁树智、李艳青、刘涌、殷芳、刘娜、王嫒、武思敏、袁伟平、张艳、王瑛、彭松、祝美玲、彭松、周亦有、赵烨、赵玉华、张锋、张铮、袁雪霞、王宇、汪春艳、高燕、胡朋云、李钢、殷学凤、吴晓芳、刘畅、姜国香、邵晨立、朱文芳、鲍春芸、佟守文、李卫红、李东河、王连才、叶引利、沈全久、孙磊、裴庆云、王秀丽、李桂珍、赵倩、王荣、张国富、赵进国、呼爱玲。

复议被申请人:永清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永清县永清台湾工业新城。

法定代表人:王琨棚,该公司经理。

诉讼代表人:永清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管理人。

负责人:陶肃,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晓媚、刘瑾,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竞,河北乾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被申请人:昌黎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昌黎县昌黎镇五街白衣庵118号。

法定代表人:王永革,该公司执行董事。

诉讼代表人:昌黎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管理人。

负责人:陶肃,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晓媚、刘瑾,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竞,河北乾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复议申请人北京华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华镇公司)、上海长江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财富资管公司)、秦皇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大街支行(以下简称秦皇岛银行建设大街支行)、秦皇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森林逸城支行(以下简称秦皇岛银行森林逸城支行)、秦皇岛市卢龙博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卢龙博源建筑公司)、孔祥彬、董慧莲、刘丹萍、商文祥、王管玲、薛蓓、高晨、何鸿靖、耿秋麟、高红、曹颖、焦丽、郑海英、梁树智、李艳青、刘涌、殷芳、刘娜、王嫒、武思敏、袁伟平、张艳、王瑛、彭松、祝美玲、彭松、周亦有、赵烨、赵玉华、张锋、张铮、袁雪霞、王宇、汪春艳、高燕、胡朋云、李钢、殷学凤、吴晓芳、刘畅、姜国香、邵晨立、朱文芳、鲍春芸、佟守文、李卫红、李东河、王连才、叶引利、沈全久、孙磊、裴庆云、王秀丽、李桂珍、赵倩、王荣、张国富、赵进国、呼爱玲与复议被申请人永清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清燕阳公司)、昌黎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黎燕阳公司)实质合并重整一案,不服河北省永清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21)冀10231号之二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并于2021115日召开听证会。北京华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青松,复议申请人长江财富资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缪大伟,秦皇岛银行建设大街支行、秦皇岛银行森林逸城支行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刘志军,卢龙博源建筑公司委托代理人李永杰,董慧莲的委托代理人王赛赛,刘丹萍的委托代理人金鹏,孔祥彬、商文祥,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管理人的负责人及工作人员陶肃、张晓媚、刘瑾、吴竞,审计机构廊坊市晨桉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张玉杰、孙照函,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的股东河北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燕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孙然,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的项目负责人王琨棚、财务负责人田新娜、人力负责人李敏、法务负责人王光辉,永清燕阳公司职工代表陈薇薇,昌黎燕阳公司职工代表陈丽艳,其他利害关系人等20人参加了听证。现已审查终结。

复议申请人北京华镇公司不服一审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称:一、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破产受理条件。昌黎燕阳公司资产大于负债,且没有发生经营困难的状况,不符合破产的条件。二、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合并破产的条件。永清县人民法院未审查两公司存在混同的时间和程度,区分两公司财产成本不至于过高,合并破产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三、即便后续要破产,也不应由永清县人民法院管辖,应报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复议申请人长江财富资管公司不服一审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复议。请求事项:撤销(2021)冀10231号之二民事裁定书,不对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实质合并破产。事实与理由:申请人为永清燕阳公司、昌黎燕阳公司合法债权人,目前正有逾2亿元债权由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案号:(2019) 03257],为(2021)10231号案件的利害关系人。申请人于2021 510日收到消息,永清县人民法院在2021427日作出(2021)10231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对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申请人认为该裁定存在实体和程序上重大问题,应当予以撤销。一、目前尚无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本案符合合并破产的条件。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破产案件审理规程(试行)》第十一条规定:“关联企业申请破产时,原则上应当分别提出破产申请。债务人与关联企业之间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进行审理。关联企业成员、关联企业成员的债权人、关联企业成员的清算责任人、出资额占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都可以向管理人提出要求实质合并破产的申请,由管理人进行调查核实后,认为符合条件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关联企业进行实质合并破产的申请。”根据上述规定要求,如果进行合并破产(重整)的,必须同时出现“债务人与关联企业之间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的情况下,才适用合并破产。应当以单独破产为原则,合并破产为例外,截至目前,申请人并不了解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永清燕阳公司和昌黎燕阳公司存在人格混同情况,且更无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存在“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的情况,因此申请人认为该份裁决直接认定需要合并重整并无充分依据。二、本案程序存在诸多问题,且永清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并无管辖权。(一)永清法院对合并破产并无管辖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破产审判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第三十五条规定:“采用实质合并方式审理关联企业破产案件的,应由关联企业中的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核心控制企业不明确的,由关联企业主要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多个法院之间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应当报请共同的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破产案件审理规程(试行)》第三条规定:“关联企业符合实质合并审理条件的,应由关联企业中的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核心控制企业不明确的,由关联企业主要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多个法院之间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应当报请共同的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据了解,拟进行合并破产的两家企业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永清燕阳公司目前己无实际经营,目前主要在开展经营的企业为昌黎燕阳公司,两家公司名下的主要财产也为昌黎燕阳公司位于昌黎的在建工程及国有土地使用权,结合上述情况,不论是从核心控制企业所在地还是主要财产所在地角度出发,即使进行合并破产的,也应当由昌黎燕阳所在地昌黎县人民法院进行管辖,而非由永清法院管辖。(二)本案程序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程序性权利与知情权。永清法院在2021324日裁定受理对永清燕阳的破产清算,325日永清燕阳公司申请重整,2021413日指定管理人,419日管理人申请合并重整,425日组织召开听证会,427日永清法院作出裁定。在整个过程中,作为对昌黎燕阳和永清燕阳拥有2亿元以上债权的利害关系人,永清县人民法院法院从未对申请人进行过通知,导致申请人丧失了提出法律观点、发表意见的权利。

复议申请人秦皇岛银行建设大街支行、秦皇岛银行森林逸城支行不服一审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称:1.在受理破产裁定后25日内,直至今日也没有通知异议人。异议人作为如此巨额债权的债权人,永清县人民法院以及破产管理人不可能不知道。2.没有及时将合并破产重整的事实通知相关利害关系人,也就是异议人,当然更没有组织异议人参加听证,明显侵犯了持有巨额债权的异议人的权利,剥夺了异议人的知情权和话语权。3.没有将实质合并审理的裁定送达给异议人。4.经异议人2021726日前往永清县了解情况,破产案件的审计工作还在委托审计公司进行审计中,尚未出具结果,那么如何认定的永清燕阳公司的大量资金流入了昌黎燕阳公司?如何认定的混同?5.审计尚未结束,不能认定永清燕阳公司和昌黎燕阳公司哪个公司资产较大,进而确定管辖法院。事实上,昌黎燕阳公司资产明显大于永清燕阳公司,即使合并,也应该由昌黎县人民法院管辖。6.实质合并系管理人提出的,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提出主体。7.经了解,永清燕阳公司和昌黎燕阳公司向法院和管理人提交的债务清单中明确标有异议人的巨额债权,而在2021726日管理人居然和异议人讲,没有发现异议人是债权人。对于管理人如此失职,异议人将适时申请更换管理人。8.破产申请人同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980万元债权,该款系拨付给永清燕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款是否用于永清燕阳公司,即该款是否为永清燕阳公司的债务,需要查其款项走向以确定其调解书所列债权的真实性。另外复议申请人秦皇岛银行建设大街支行、秦皇岛银行森林逸城支行又提出补充意见为:一、本案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纪要规定的实质合并破产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纪要规定,实质合并破产应当具备三个条件,即关联企业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财产的成本过高、可能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但是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存在上述情况。两个公司均为河北燕阳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二者属于并列关系,并非互相参股的关系,两个公司之间的经济往来并不等于财产混同。两个公司有独立的从业人员,有各自的资产,有各自的开发业务,法定代表人不同、管理人员不同、办公场所不同且不在同一地域经营。一审法院仅以二者之间有资金往来就认定构成混同显然理据不足。资金往来问题属于两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完全可以通过主张债权来解决。二、关于两公司实质合并破产重整的申请程序和管辖问题。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只有债权人或者债务人才能申请企业破产,只有在各企业均进入破产程序后,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规程相关人员才能提出实质合并。而本案昌黎燕阳公司并没有被申请破产,因此直接将昌黎燕阳公司合并至永清燕阳公司破产程序中没有法律依据。无论全国各地如何实际操作,在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仍应严格按照破产法的规定执行,在各破产企业均进入破产程序后才能进行实质合并。否则纪要中所讲的以控制企业所在地或者主要财产所在地法院来管辖就无法落实。因为本案中昌黎燕阳公司的资产规模大,目前不能证明昌黎燕阳公司与永清燕阳公司谁控制谁、谁是核心企业,本案无疑应当由昌黎县人民法院管辖,但是昌黎县人民法院根本没有受理昌黎燕阳公司的破产申请,如何审理此案?根据纪要规定,跨地域的两个企业合并破产应由共同的上级法院来指定,据此,本案应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来指定管辖。三、房地产企业的破产涉及诸多法律问题和社会问题,也需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和协助,如果重整不成功进入破产清算,相关企业各自的问题将更为复杂,所以本案不适合进行实质合并破产重整。昌黎燕阳公司在昌黎县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涉及大宗土地,有的正在建设中,有的已建设完成,有的正在销售,如果昌黎燕阳公司与永清燕阳公司合并破产,后续问题都要由永清法院来出面解决,如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后期建设问题、购房业主的维权问题等等,特别是重整不成功需要处置财产的时候,涉及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会更加复杂。因此,应当严格遵循最高法院纪要规定的以单个破产为原则的规定,对昌黎燕阳公司与永清燕阳公司不作实质合并破产处理。

复议申请人卢龙博源建筑公司不服一审民事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请求:撤销永清县人民法院一审裁定,解除对被申请人昌黎燕阳公司财产的实质合并重整措施。事实与理由:一、一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依据纪要的规定,没有证据证明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法人人格高度混同,亦不存在区分该两公司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的情形,一审认定事实错误。二、一审裁定程序违法。1.依据纪要规定,没有证据证明永清燕阳公司系核心控制企业,永清县人民法院对实质合并重整案件无权管辖。2.一审法院未通知卢龙博源建筑公司参加听证,剥夺其法定权利,程序严重违法。三、本案系虚假诉讼案件,应依法追责。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均由河北燕阳公司出资设立,而河北燕阳公司出资设立了至少12家企业,河北燕阳公司由北京燕阳公司出资设立,北京燕阳公司亦出资设立了十多家企业,均由实际控制人王永革控制,企业之间均存在各种经济往来,均为关联企业,如破产重整,则均应列入实质合并破产重整范围。现仅要求对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破产重整,涉嫌虚假诉讼。二被申请人相互串通,妄图通过该关联企业破产重整的方式,逃避债务、转移资产,损害了卢龙博源建筑公司合法财产权益,应依法追责。

复议申请人孔祥彬不服一审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复议。事实与理由:复议申请人系昌黎燕阳公司债权人。申请人认为,该案存在程序违法、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等诸多问题,应当依法撤销该裁定。一、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破产案件受理条件。昌黎燕阳公司名下有4块土地,其开发的昌黎和雅园项目销售状况很好,虽然有个别诉讼,但未处于资不抵债或经营困难的状况,不符合单独破产的条件。二、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合并破产的条件。根据纪要,要避免不当采用实质合并审理方式损害相关利益主体的合法权益。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要审慎适用。法院应当尊重企业法人人格的独立性,以对关联企业成员的破产原因进行单独判断并适用单个破产程序为基本原则。当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进行审理。显然,只有在关联企业同时具备上述三个条件时才能适用实质合并破产规则。本案中法院并未审查两个公司存在混同的时间和程度,而且两家公司区分财产的成本也不存在过高的说法,合并破产不仅没有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反而严重侵害了债权人的利益,所以不满足实质合并的条件。三、即便后续要破产,也不应当由永清县人民法院管辖。根据纪要,采用实质合并方式审理关联企业破产案件的,应由关联企业中的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核心控制企业不明确的,由关联企业主要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多个法院之间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应当报请共同的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多个关联企业成员均存在破产原因但不符合实质合并条件的,人民法院可根据相关主体的申请对多个破产程序进行协调审理,并可根据程序协调的需要,综合考虑破产案件审理的效率、破产申请的先后顺序、成员负债规模大小、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等因素,由共同的上级法院确定一家法院集中管辖。因此,本案不应当由永清燕阳公司所在的永清县人民法院进行管辖,至少应当报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另,复议申请人孔祥彬申请复议补充理由如下:昌黎燕阳公司作为债务人有隐匿、转移被执行财产的违法行为,本次合并破产的目的是为了逃避案外人债务而申请的破产,因此其恶意逃债的行为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不予受理,请依法撤销该裁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经审查发现有下列情况的,破产申请不予受理:()债务人有隐匿、转移财产等行为,为了逃避债务而申请破产的。”另根据第十四条:“人民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后,发现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或者有本规定第十二条所列情形的,应当裁定驳回破产申请。”在复议申请人孔祥彬申请执行的过程中,昌黎燕阳公司使用瞒天过海的手段将资金大量挪作他用并未进入监管账户,此行为已经构成拒绝执行判决裁定罪,同时该行为属于恶意逃债,现又申请破产,明显是意图借用人民法院的司法强制力来损害公司及债权人的利益,更加破坏了社会主义法治。因此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法定的破产条件,应当依法驳回其申请。综上所述,债务人有隐匿、转移被执行财产的违法行为不符合申请破产条件,该行为违法应当依法驳回其申请,为了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合并破产的裁定。

复议申请人董慧莲、刘丹萍、商文祥、王管玲、薛蓓、高晨、何鸿靖、耿秋麟、高红、曹颖、焦丽、郑海英、梁树智、李艳青、刘涌、殷芳、刘娜、王嫒、武思敏、袁伟平、张艳、王瑛、彭松、祝美玲、彭松、周亦有、赵烨、赵玉华、张锋、张铮、袁雪霞、王宇、汪春艳、高燕、胡朋云、李钢、殷学凤、吴晓芳、刘畅、姜国香、邵晨立、朱文芳、鲍春芸、佟守文、李卫红、李东河、王连才、叶引利、沈全久、孙磊、裴庆云、王秀丽、李桂珍、赵倩、王荣、张国富、赵进国、呼爱玲不服一审裁定,分别向本院提起复议。事实与理由均为:复议申请人系昌黎燕阳公司债权人。2021419日,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以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人员、财务高度混同,合并重整有利于增加重整的可能性,使重整企业全体债权人受益为由,向永清县人民法院申请将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永清县人民法院在未通知昌黎燕阳公司主要债权人(包括北京华镇公司、其他已取得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的债权人)的情况下,于2021425 日组织召开听证会,并在后续债权人已经提出书面异议的情况下未经审查直接于2021427日作出合并破产重整裁定书。复议申请人认为,该案存在程序违法、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等诸多问题,应当依法撤销该裁定。一、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破产案件受理条件。昌黎燕阳公司名下有4块土地,其开发的昌黎和雅园项目销售状况也很好,虽然有个别诉讼,但未处于资不抵债或经营困难的状况,不符合单独破产的条件。二、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不符合合并破产的条件。根据纪要,要避免不当采用实质合并审理方式损害相关利益主体的合法权益。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要审慎适用。法院应当尊重企业法人人格的独立性,以对关联企业成员的破产原因进行单独判断并适用单个破产程序为基本原则。当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进行审理。显然,只有在关联企业同时具备上述三个条件时才能适用实质合并破产规则。本案中法院并未审查两个公司存在混同的时间和程度,而且两家公司区分财产的成本也不存在过高的说法,合并破产不仅没有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反而严重侵害了债权人的利益,所以不满足实质合并的条件。三、即便后续要破产,也不应当由永清县人民法院管辖。根据纪要,采用实质合并方式审理关联企业破产案件的,应由关联企业中的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核心控制企业不明确的,由关联企业主要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多个法院之间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应当报请共同的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多个关联企业成员均存在破产原因但不符合实质合并条件的,人民法院可根据相关主体的申请对多个破产程序进行协调审理,并可根据程序协调的需要,综合考虑破产案件审理的效率、破产申请的先后顺序、成员负债规模大小、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等因素,由共同的上级法院确定一家法院集中管辖。因此,本案不应当由永清燕阳公司所在的永清县人民法院进行管辖,至少应当报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永清燕阳公司成立于2013725日,注册资本金20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琨棚,系该公司经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永清县永清台湾工业新城,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土地开发与整理。昌黎燕阳公司成立于2012112日,注册资本金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王永革,系该公司执行董事,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昌黎县昌黎镇五街白衣庵118号,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服务,商品住房销售。依据昌黎燕阳公司提交的债务清册、资产负债表等证据,昌黎燕阳公司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案件受理条件。

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均为河北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全资子公司,由实际控制人王永革根据京南区域总体发展设想统一管理,公司负责人、财务总监、人事主管、资金主管等主要管理人员同时在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任职,而管理人员的工资待遇等则由永清燕阳公司单独承担,经营成本未按照实际发生分配。两公司在对外融资过程中,基本采用互相担保形式,融资款供两公司共同使用。公司的融资收入及经营收入等资金,在无任何基础交易的情况下,在两公司之间任意调拨。

一审法院认为,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均符合破产案件受理条件,两个公司实际控制人及管理人员混同,使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丧失了独立经营决策的基础。人员成本不按照实际发生由两公司据实摊销,而是由永清燕阳公司独立承担,影响了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经营利润的公平分配。两公司通过互相担保的形式共同对外融资,融资收入及经营收入根据实际控制人及管理人员意志,由两公司共同使用,使得各债权的债务人主体无法明确确认。同时两公司之间多笔大额资金任意调拨,使得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的成本支出与利润分配不对等,如两公司单独对债权人清偿债务,将会使部分利益实际输入企业的普通债权人获得额外清偿,利益实际输出企业的普通债权人遭受损失,导致普通债权人公平受偿的权利受到严重损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二款、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规定,裁定:对永清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昌黎燕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

本院查明:永清燕阳公司及昌黎燕阳公司的主营业务均为房地产开发销售,两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分别为王永革和王琨棚。201858日,昌黎燕阳公司由冀东区域划入永清燕阳公司所在的京南区域,区域总部设在永清县,由永清燕阳公司的管理团队统一管理。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适用统一的财务管理、人事招聘、员工绩效管理、考勤管理、薪酬管理、员工奖惩、宿舍管理及后勤管理等制度,没有独立的公司内部管理制度。

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存在多笔互保业务。其中:2018年至2020年间,昌黎燕阳公司为永清燕阳公司民间借贷、银行借款等提供了多笔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涉及金额25675万元。2020年至2021年间,永清燕阳公司为昌黎燕阳公司“和雅园”项目的工程款、销售代理费等债务提供了多笔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涉及金额228202315.91元。

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管理人进场后,公开选聘审计机构并确定廊坊市晨桉会计师事务所对永清燕阳公司及昌黎燕阳公司进行财务审计及人格混同专项审计。审计结果显示:截止2021324日,永清燕阳公司的资产总额为1220573702.92元,负债总额为1408080103.72元,所有者权益为-187506400.80元,昌黎燕阳公司的资产总额为673337279.66元,负债总额为1082645121.02元,所有者权益为-409307841.36元。另,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存在多笔不具备实际交易的财务调账。其中:2013年至2021324日,永清燕阳公司的资金调入昌黎燕阳公司8笔,往来金额363786425.84元,昌黎燕阳公司的资金调入永清燕阳公司2笔,往来金额1384020元。对人格混同的审核结论为:通过对永清燕阳公司、昌黎燕阳公司的股东、主要管理人员、财务、及其他情况审核,两公司形式上进行财务独立核算,但实质上成立了区域公司对两公司进行统一管控,在此种管理模式下,两家关联公司主要管理人员相同,人员及组织架构混同,且在财务方面存在资金相互调拨、互相占用,互为担保的情况,已经丧失独立管理、独立决策的管理环境。在集团公司的统筹下,两家关联公司往往未基于自身独立经济利益考量而接受对其资产、债务的交易安排。因而产生这些年两家关联企业之间进行巨额资金长期、频繁、无成本、无实质交易基础的调拨,最终导致相互资产、债务实质混同。综上所述,永清燕阳公司、昌黎燕阳公司在组织架构、主要管理人员、运营管理、财务资金管理等方面均存在混同。

本院另查明,2021419日,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以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在实际控制人、组织结构、人员、财务、资产及业务等方面存在高度关联性及法人人格混同等情形,且各关联公司之间债权债务、财产无法区分,两公司不纳入实质合并重整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为由,向永清法院申请对两公司合并重整。永清县人民法院收到申请后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发布听证会公告,并于2021425日组织听证。实质合并重整裁定作出后,于2021511日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予以公示。

对永清法院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利害关系人对人民法院实质合并重整裁定不服提起复议的案件。实质合并破产,是指将两个及两个以上关联企业视为一个单一企业,合并资产与负债,在统一财产分配与债务清偿的基础上进行破产程序,使关联企业相互之间的债权债务归于消灭,解决关联企业之间资产、债务高度混同的难题,确保全体债权人公平清偿、降低破产成本的制度。综合本案复议申请人提出的异议,本院做如下审查:

一、一审法院对本案合并破产审查是否违反法定程序

1.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是否是申请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实质合并破产的适格主体。实质合并破产程序的申请权人包括债权人、债务人及各关联企业,在已有关联企业启动破产程序的情况下,管理人可以作为实质合并破产的申请人。对于实质合并破产的申请权人,尤其是管理人,在全面接管关联破产企业,对关联企业法人人格是否混同等情况有较为深入的了解,对实质合并破产原则的效用也有更为清晰的认识。实质合并破产可以减少管理人的工作量,免于对混同资产、债权债务归属的划分,实现保障债权人公平受偿的管理目标,尤其是促进重整成功。因此,管理人具有提出实质合并破产或重整申请的动力与能力,并易于完成举证责任。故,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是申请永清燕阳公司与其关联企业昌黎燕阳公司实质合并破产的适格主体。

2.关于一审法院实质合并破产的听证程序是否妥当问题。根据纪要第33条:人民法院收到实质合并申请后,应当及时通知相关利害关系人并组织听证,听证时间不计入审查时间。据此可知,人民法院在收到实质合并申请后,应当及时通知债务人及关联企业、债权人代表、债务人及关联企业职工代表、债务人及关联企业的股东等利害关系人参加听证。在听证会上,法院应对是否具备实质合并的条件进行审查,保证利害关系人的知情权和异议权,充分听取相关利害关系人意见后,决定是否进行实质合并破产。本案中,一审法院在2021419日收到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实质合并申请后,于2021420日即对申请人、被申请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发出公告,利害关系人的报名参加听证会截至时间为2021423日,于2021425日召开了听证会。该听证安排,难以充分保障异地的昌黎燕阳公司债权人参加听证和表达意见的权利。但是,实质合并重整裁定作出后,在企业重整案件信息网上进行公示。同时,纪要第34条已经赋予相关利害关系人对法院实质合并破产裁定复议权。在本案的复议程序中,已经充分保障了相关利害关系人的对实质合并破产的知情权和表达意见的机会。故对一审听证程序本院在复议程序中,对相关利害关系人的权利,已经进行了充分保障。因此,复议程序中已经弥补了一审听证程序的瑕疵,对复议申请人的该项复议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是否具备实质合并破产条件

根据纪要第32条规定“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审慎适用。人民法院审理企业破产案件时,应当尊重企业法人人格的独立性,以对关联成员的破产原因进行单独判断并适用单个破产程序为基本原则。当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本院认为,判断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的标准,首先是整体上存在破产原因,其次是法人人格的高度混同。

第一,对关联企业整体上存在破产原因的审查,存在两种情形:一种是关联企业均已具备破产或重整原因,满足适用合并破产规则的前提条件。第二种关联企业仅部分成员具备破产原因,但对关联方之间存在不合理的利益输送、资源配置、债务负担等纠正调整后,关联企业实际上也存在破产原因,从保护全体债权人利益的角度出发,将未具备破产原因的关联方纳入到合并破产程序中有利于实现实质公平的价值追求。

本案中,对永清燕阳公司破产申请已被受理,永清燕阳公司破产原因不必审查。而昌黎燕阳公司因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根据廊坊市晨桉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止2021324日,昌黎燕阳公司的资产总额为673337279.66元,负债总额为1082645121.02元,所有者权益为-409307841.36元,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具备了破产法第二条规定的破产原因。故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均已具备破产原因,满足了实质合并破产受理的前提条件。

如果永清燕阳公司或昌黎燕阳公司存在转移、隐匿财产的情形,但两公司符合破产申请受理条件,不影响依法受理破产。在破产程序中应通过撤销和否定其不当处置财产行为,以及追究出资人等相关主体责任的方式,防止利用破产程序逃废、悬空债务。

第二,法人人格高度混同的标准判断,一是关联企业没有独立的意思表示能力,即在经营决策中没有独立的权利;二是资产和负债严重混同,没有独立的民事责任能力。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判断的关键是资产与负债混同的严重程度。具体的查明方式上,通常以委托中介机构及管理人自身就关联企业的资产、负债、财务管理、公司账簿、资金调度等事项进行专项调查并辅以其他证据为手段。关于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是否达到法人人格混同的标准:

1.关于法人人格混同问题。本院认为,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属于依法登记的企业法人,应当具有独立意志。经管理人调查提供证据,并经廊坊市晨桉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两家公司的人格混同的审核报告,可以分析认定,永清燕阳公司、昌黎燕阳公司作为京南区域公司业务范围内的两家项目公司,实际已经丧失了企业的独立自主权,通过采用虚拟区域公司模式进行管控,在区域公司层面成立管理层,并设置资金主管、人力资源主管等对两家公司进行直接控制。两家公司的自治机构形同虚设,高管交叉任职,对本企业的人事任免、经营管理等重大决策事项没有独立的权利,没有独立的意思表示的能力。在财务管理方面,两家公司亦没有独立自主的决策权。两家公司的资产在区域公司层面实际视为同一资产池,无论是融资所得亦或经营所得,均在集团的统筹下,基于区域公司整体利益的考量对其资产、债务进行的交易安排,产生大量的资金调拨、非市场化利益输送,相互担保、抵押等,导致两家公司的资产和负债的实质混同。综上,两家公司既不具有独立意志,资产和负债严重混同,构成法人人格高度混同。

2.关于各自财产区分问题。本院认为,公司是企业法人,应当有独立的法人财产,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证实,虽然两家公司独立核算、有独立账务、账册,但由于区域公司对两家公司的集权的支配与控制,尤其是在资金调拨过程中,存在肆意性、任意性和无限制性,永清燕阳公司作为独立法人其货币资金的权利不再具有独立性,相应的昌黎燕阳公司存在为保证永清项目顺利进行而肆意担保的行为,昌黎燕阳公司独立人格下应享有的保证担保权利不再具有独立性。

由于两家公司资金往来年限较长,资金流转通过集团名下的多家公司进行,财务记账简单粗疏,如果对资金来源性质、资金去向原因等进行有效划分,对货币资金梳理成本巨大。而且由于货币资金本身的特点,在长期的经营过程中,货币资金的形态已经发生改变。从昌黎燕阳公司账目中可以看出,主要资产为在建工程及土地,且其主要财产基本都设立了抵押、质押等权利。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财产无法进行有效区分,另一方面即便能够划分,但由于资产权属及其上的权利限制,导致两家公司承担责任的划分困难,因此能够认定区分财产成本过高。由于区分两家公司资产的混同,要对两家公司的资产进行清理、区分,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时间与资源,甚至可能因为对结果的不认可引发多起衍生诉讼,大大增加管理人的工作量,降低破产程序运转的效率,进一步消耗企业的现有资产,进而加剧对债权人利益的损害。

3.关于债权人公平利益受偿问题。本院认为,从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设立情况、运营模式、经营管理、资产负债及债权申报来看,系由于经营管理与财产管理混同严重,资产、权益分配不均,相互担保、抵押数额巨大,导致一家公司出现资金断裂,两家公司同时陷入困境,进而导致破产。由于两家公司资产、负债严重混同的前提下,存在债权债务无法有效区分的情形。因此若不进行实质合并重整,将严重损害两家债权人的公平清偿利益。

综上分析,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已具备实质合并重整的条件。

三、关于永清燕阳公司与昌黎燕阳公司实质合并破产的管辖问题

根据纪要第35条规定“实质合并审理的管辖原则与冲突解决。采用实质合并方式审理关联企业破产案件的,应由关联企业中的核心控制企业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核心控制企业不明确的,由关联企业主要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多个法院之间对管辖权发生争议的,应当报请共同的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关于永清县人民法院是否具有管辖权问题。永清燕阳公司为京南区域核心企业,区域公司的管理层设置在永清,昌黎燕阳公司被划分至该区域后,接受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员的统一管理,适用该区域统一的规章制度,可以认定永清燕阳公司为两家公司核心控制的公司,永清县人民法院作为核心控制企业所在地法院,对本案进行管辖,并无不当。

四、本案是否为虚假诉讼案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虚假诉讼犯罪惩治工作的意见》的规定,虚假诉讼是指行为人单独或者与他人恶意串通,采取伪造证据、虚假陈述等手段,捏造民事案件基本事实,虚构民事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本案审查中,未发现债权人、债务人及永清燕阳公司管理人单独或者串通,伪造证据、虚假陈述,捏造基本事实,虚构民事纠纷的情形,复议申请人亦未提供相关人员存在虚假诉讼的线索与证据。故,复议申请人认为本案为虚假诉讼案件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复议申请人北京华镇公司、长江财富资管公司、秦皇岛银行建设大街支行、秦皇岛银行森林逸城支行、卢龙博源建筑公司、孔祥彬、董慧莲、刘丹萍、商文祥、王管玲、薛蓓、高晨、何鸿靖、耿秋麟、高红、曹颖、焦丽、郑海英、梁树智、李艳青、刘涌、殷芳、刘娜、王嫒、武思敏、袁伟平、张艳、王瑛、彭松、祝美玲、彭松、周亦有、赵烨、赵玉华、张锋、张铮、袁雪霞、王宇、汪春艳、高燕、胡朋云、李钢、殷学凤、吴晓芳、刘畅、姜国香、邵晨立、朱文芳、鲍春芸、佟守文、李卫红、李东河、王连才、叶引利、沈全久、孙磊、裴庆云、王秀丽、李桂珍、赵倩、王荣、张国富、赵进国、呼爱玲复议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复议申请人的复议申请,维持河北省永清县人民法院(2021)冀10231号之二民事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马令梅

           刘德璋

           

 

 

 

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张世宗

            马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