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持或撤销不予受理重整申请的裁定-民事裁定书

维持或撤销不予受理重整申请的裁定-民事裁定书

公开时间:2022-09-19 公 开 人: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浏览次数:454次
  • 打印
山东省无棣县人民法院

 

 

山东省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2)16破终4

 

上诉人(原审原告):鲍水,男,1973714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桓台县新城镇昝家村325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润东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住所地滨州市邹平市长山镇风电城路魏桥铝深加工产业园35号。

诉讼代表人:山东润东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管理人。

管理人负责人:商献文

上诉人鲍水因与被上诉人山东润东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东公司)申请破产重整一案,不服山东省邹平市人民法院(2022)16811号之一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28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鲍水上诉请求:1.撤销(2022)鲁16811号之一民事裁定,改判或发回重审;2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润东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润东公司股东对润东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条第二款、第七十一条规定的情形,鲍水作为出资额占润东公司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其重整申请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各项规定,一审法院应当裁定债务人重整。2.意向重整投资人未提交具体的重整方案不能作为否定对债务人重整的理由。一审法院认为“立德乐公司、汇腾制造公司出具《投资意向书》,但该两份《投资意向书》仅体现了上述两公司具有投资意向,并未提交具体的重整方案。”投资意向书是重整投资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的意愿表达,已经充分说明润东公司具有重整可能。因具体的重整方案需管理人和重整投资人反复商议,润东公司仍处在破产清算程序中,意向投资人未能进入实质谈判,此时不可能出具具体重整方案。在清算程序中即要求意向投资人出具具体的重整方案既没有法律规定,也不符合破产法立法精神。3.润东公司重整价值大于清算价值。管理人在招募公告中对债务人重整价值和重整价值大于清算价值进行了阐述,“经管理人调查,润东汽车具备重整价值,重整更有利于实现债权人及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利益最大化。为最大限度维护全体债权人合法权益及债务人的合法利益,提高债权清偿比例,管理人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现拟定公开招募战略投资人方案,面向全社会公开招募润东汽车的重整战略投资人。润东公司股东鲍水分别于20225月中旬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山东润东汽车部件有限公司重整可行性报告》、2022617日提交《关于山东润东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破产程序适用异议书》、2022722日提交《润东汽车转重整申请书》,上述三份文件均详细说明润东公司具有重整价值。润东公司在2022117日进入预重整程序,3月份疫情期间意向投资人无法进入现场实地考察洽谈,意向投资人希望能够有一定时间对于润东公司投资事项进行现场深入了解和评估后进入重整程序。在预重整期间,因招募预重整投资人的公告未面向全社会公开招募,原定向招募程序未能招到预重整投资人的结果,不能得出润东公司没有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能性的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条第二款、《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企业破产案件审理规范指引(试行)》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均对债务人的重整给予最大程度的保护,即使润东公司未能招募到投资人走向破产清算,应给予润东公司自救的机会,不能因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前未招募到重整投资人而裁定润东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4.宣告债务人破产并不能保障债权人利益最大化,一审法院认定宣告破产能够保障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缺乏事实依据。

上诉人润东公司未发表答辩意见。

一审法院查明,润东公司于201944日成立,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0900MA3PG3R96F,注册资本1 178万元,依据企业登记信息显示,鲍水持有润东公司50%股权,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经营范围为汽车及汽车配件、农用机械、环保设备、机械设备的制造、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润东公司自202112月份停业至今。一审法院裁定受理润东公司破产清算后于2022722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审计报告显示,截止202261日润东公司审定后的资产总额87 197 317.77元,其中流动资产合计      43 196 735.99,非流动资产合计44 000 581.78元;负债总额107 483 677.62元,均为流动负债;所有者权益总额       -20 286 359.85元,其中实收资本11 780 000元,资本公积      3 170 500元,未分配利润-35 236 859.85元。

鲍水申请对润东公司破产重整并提交山东立德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德乐公司)及广东汇腾车厢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腾制造公司)出具的《投资意向书》,分别载明:“经过我方多方面了解,我方愿意对贵公司进行股权投资,具体细节尚需进一步洽谈确定。”“……我方拟决定对贵公司进行投资,具体投资数额及相关细节尚我方股东会议决定后,与贵公司进一步洽谈确定。”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条第二款规定,债权人申请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的,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债务人或者出资额占债务人注册资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资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重整。润东公司企业登记显示鲍水持股比例超过十分之一,有权申请润东公司重整。因破产清算程序转入重整程序势必会影响债务人资产处置时效和债权受偿时间及受偿比例,故法院应对重整必要性和重整可行性进行审查。鲍水申请润东公司转重整,主要依据是立德乐公司、汇腾制造公司出具的《投资意向书》,但该两份《投资意向书》仅体现了上述两公司具有投资意向,并未提交具体的重整方案,也无证据证明润东公司重整价值大于清算价值。润东公司已停止经营,审计结论为资不抵债,在此情况下宣告润东公司破产,可以最大限度体现润东公司的资产价值,保障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况且参加听证会的各债权人、被申请人及管理人均不同意润东公司转入重整程序。综上所述,润东公司不具备重整必要性和可行性。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第七十条之规定裁定:不予受理鲍水对山东润东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系应否受理鲍水对润东公司提出的重整申请。根据《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4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查重整申请时,根据债务人的资产状况、技术工艺、生产销售、行业前景等因素,能够认定债务人明显不具备重整价值以及拯救可能性的,应裁定不予受理”。破产重整制度的目的在于挽救困难企业,但该企业应当具有挽救价值和可能。挽救价值就是债务人的存续价值高于清算价值,重整程序能否为债权人等相关利害关系人带来多于清算程序的经济利益。挽救可能就是债务人、债务人的出资人以及债权人有挽救债务企业的意愿,并愿意让渡部分经济利益。申请破产重整的条件应当是债务人重整具有可行性和企业存在挽救的可能性。润东公司在长达四个月的预重整期限内未招募到投资人,未形成重整计划方案。虽鲍水称润东公司具有重整价值及可能,但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实。另,重整是涉及债权人利益的重大事项,应听取债权人意见,本案中参加一审听证会的各债权人均不同意润东公司转重整程序,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六条规定,重整计划草案须经债权人表决通过,故本院难以确信润东公司有挽救可能。因此,一审法院不予受理鲍水的重整申请,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鲍水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员   邵佳宁   

 

 

 

二〇二二年九月十九日    

 

         崔海燕   

加载中...